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天下匯頻道 >> 正文
【保利春拍】筆墨淋漓,縱橫自在——崔如琢《飛雪伴春》

  作為中國當代唯一超十次破億的藝術家,崔如琢作品以引人注目的市場表現,一次次鞏固了他作為中國當代最為重要的藝術大師的地位。此次北京保利2019春拍,將呈現崔如琢大尺幅作品《飛雪伴春》

  崔如琢 飛雪伴春

  設色紙本 鏡心

  145×370cm.

  2013年作

  約48.3平尺

  題識:飛雪伴春 癸巳之寒秋庭院中石榴開口大笑 天空如洗 清風拂面 如琢五寫飛雪伴春圖于京華

  鈐?。杭咨晟?朱文)、靜清齋(朱文)、如琢(白文)、愿與梅花共百年(朱文)

  大手筆、大氣象、大境界——崔如琢先生

  巨幅寫意山水畫《飛雪伴春》賞析(節選)

  邵盈午

  《飛雪伴春》實乃“大手筆、大氣象、大境界”的煌煌巨作,筆蒼墨潤,逸韻天成。從形制上看,此畫為橫幅,高145cm,寬370cm(145X370cm),合計為48.3平尺,即行內慣稱的“丈二匹”。此畫在構圖上運用了“平遠法”(而非歷代畫家在表現“雪山”時所慣常采用的“高遠法”與“深遠法”),以樹石組成近景,間以溪流,這不僅造成了以疏曠清寂為其特色的空間深度,也極易使觀者對“自然”產生一種親和感。當我們徐徐展開畫卷,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銀裝素裹、巋然聳立的“大”山——這山,寓靜于動(“飛雪”)又寓動于靜,透發出一種橫絕太古、遺世獨立的超凡氣度。

  “以水墨最為上”,是貫穿于崔先生山水創作中的一大要則。從《飛雪伴春》來看,崔先生頗擅用墨之法,在黃賓虹、潘天壽、傅抱石等前輩大師用墨的基礎上,頗有出藍之概。他用破墨,能夠在模糊中求清醒,清醒中求模糊;用積墨,能夠在雜亂中求清楚,清楚中求雜亂;用潑墨能夠在濃密中透出光明。瀟灑靈動而又富有層次;皴擦點染,蒼潤樸拙,于收放裕如的隨機生發中盡顯來自造化的渾淪元氣。更為難能的是,為強化對象的質感、量感、立體感、空間遠近感、整體氣氛等,他善于將潑墨、破墨、積墨三者綜合應用,神而明之,遂達至變化萬端、各致其極之化境。

  最后,從美學風格看,《飛雪伴春》的創作無疑是多種傳統資源的集合,其中既有北派山水的雄渾、蒼勁,又有南派山水的氤氳、清逸。老辣、剛健與氣勢磅礴,輕靈、飄逸與明媚秀潤,兼而有之。若細加尋繹,我們還會看到“米家”的空蒙、王蒙的縝密、徐渭的恣肆、漸江的勁峭、石濤的疏秀、八大的清逸乃至黃賓虹的蒼潤,崔先生融通博賅,萬取一收,最終形成了他本人所獨具的那種大氣包舉的獨特風格。能夠臻此境域,固有賴于學養,更關乎天分。崔先生之所以受影響于前人卻又超逾前人,時人想模仿他但終究又不像他,其奧秘盡在于此。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