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零售業頻道 >> 正文
全聚德,還能代表北京烤鴨嗎?

  “全聚德?我已經很久沒吃過了。”

  25歲的小劉談起全聚德,沒有多少興致。之前媽媽來北京時,她帶媽媽吃過一次,之后就再也沒有去過。

  在北京,“吃烤鴨不必非吃全聚德”,不只是小劉有這樣的想法,隨著眾多烤鴨店的崛起,全聚德早已不是大眾消費者心中唯一的選擇。

  曾經的北京烤鴨代表

  曾幾何時,談起北京的餐飲,北京烤鴨是繞不過的話題,全聚德烤鴨更是北京飲食文化的一個標簽。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美食上乏善可陳,一只全聚德烤鴨能讓人們省下小半月的工資排隊來吃。

  “吃烤鴨、吃全聚德”也是很多在北京生活的70后和80后上學的時候,剛工作的時候的首選。

  “家人、同學、老師、朋友來北京,去吃全聚德烤鴨,跟去天安門、長城一樣,是必須的打卡之地。”

  據史料記載,烤鴨起源于南京,明朝遷都北京后,把這項手藝帶到了北京,后由宮廷傳到民間。在菜市口米市胡同掛牌開業的便宜坊,就是北京第一家烤鴨店。

  便宜坊以燜爐烤鴨著稱,這種烤法能讓鴨子受熱均勻,耗油量小,但對廚師的手藝要求很高。后來便宜坊發展不如全聚德,這即是一方面因素。

  1864年,“全聚德”烤鴨店開業,與便宜坊不同的是,它主打掛爐烤鴨。這種做法源于全聚德重金聘請的從御膳房出來專門做掛爐燒烤的孫師傅。

  “用果木明火烤制,烤出的肉帶有特殊的清香味道,皮質酥脆,肉質鮮嫩,”這是很多人對全聚德烤鴨的印象。

  全聚德的名氣也迅速打了出來,坐擁一百多年的烤鴨界“頭把交椅”。期間還多次被選作國宴,招待各國來賓。

  消費者的diss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烤鴨店聲名鵲起,人們對全聚德的嫌棄漸漸顯露出來。“北京人不吃全聚德”成為一句交口相傳的口號,網上那些烤鴨店測評里毫不留情地給全聚德打了低分。

  對小劉來說,想吃烤鴨,有很多地方可去,不必非去全聚德,“不僅烤鴨價錢貴,還要收取高額服務費,不值!”。

  前一段時間爆出的一大扎西瓜汁收費168元的“賬單”事件,把全聚德推到風口浪尖之余,也再一次加深了人們對它的失望。

  倒是有些第一次來北京游玩的游客們會去那里“打卡”。不過當他們看到賬單上的服務費時,還是會稍稍疑惑一下。

  “畢竟同樣的食物,它家總要比其他家貴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小江,去那里吃過幾次后,就再也不想去了。

  現在連全聚德烤鴨引以為傲的味道也開始被網友吐槽。

  “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全聚德烤鴨的味道沒有以前好吃了,連烤鴨的個頭都縮水了。”

  一位網友在網上表達著他的疑惑。

  停滯的業績

  作為享譽全球的百年老字號,全聚德在失去它的影響力。

  經濟生活水平提高,物質上極大豐富,烤鴨只是眾多美食中的一種。人們更加重視健康和養生,略顯油膩的烤鴨正在被越來越多人嫌棄。

  如果哪天想吃北京烤鴨,全聚德也不會是第一選擇。

  動輒兩三百塊的烤鴨,高額的服務費,讓人們把目光投向了性價比更高的其他烤鴨店。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選擇性價比更高的四季民福等餐廳;外國游客們則更愿意把這個難得品嘗烤鴨的機會送給中西合璧的大董;同樣歷史悠久的便宜坊,也通過靈活的經營、體貼的消費攻略吸引著年輕群體的關注。

  全聚德六年來幾乎停滯的業績,似乎也在向世人宣告著這家百年老店的衰落。

  2012年至2017年,全聚德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9.44億、19.02億、18.46億、18.53億、18.47億、18.6億;凈利潤分別為1.66億、1.22億、1.38億、1.43億、1.50億、1.51億。

2頁 [1] [2] 下一頁 

連全聚德烤鴨都賣不動了 從烤鴨之王跌落神壇用幾步?

烤鴨第1股糊了:全聚德Q3利潤跌超10% 造血功能拉警報

全聚德第三季度利潤跌超10% 造血功能拉警報

海底撈上市了 全聚德、廣州酒家、呷哺呷哺等如今怎樣了?

年輕消費群體需求變化巨大 全聚德六年轉型道路艱辛

搜索更多: 全聚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