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改褲腳收費幾十元 小維修為何頻遇“大收費”?

  裝一扇紗窗動輒近200元,修電器還需交50元的上門費,修改褲腳要花費50元……近來,有許多人發現,城市中的小維修往往會遭遇高收費,東西壞了到底修不修,找誰來修也成為日益凸顯的問題。

  小維修為何會有“大收費”?三位在北京從事便民維修的師傅告訴《工人日報》記者,越來越多的維修師傅開始入駐互聯網平臺擴大生意,但平臺提取利潤、物價上漲,以及從業人數的減少都使得收費在不斷提高。從事便民維修的師傅為了提升收入,也在努力擴大自己的業務面,提升服務含金量。

  換紗窗師傅:繳納上萬元平臺廣告費

  “換紗窗、紗門,清洗油煙機……”這樣走街串巷的吆喝聲曾經是不少居民共同的回憶。但如今不少人都發現,在家附近騎著三輪車吆喝的師傅越來越少了。

  “原來修紗窗這行還會開店鋪,現在大家都把聯系方式掛在了網上。”隨著夏季的到來,從事換紗窗的吳學斌又迎來了自己的訂單旺季。為了擴大訂單量,吳學斌每年要給入駐的互聯網平臺繳納上萬元的費用,“交的多,顧客搜索時就能更容易看到你。”

  今年36歲的吳學斌來自河北邢臺,曾在工廠當鈑金工的他,六年前開始跑修紗窗的生意。網絡平臺擴大了吳學斌的訂單量,但也讓他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穿梭在北京市各個居民小區。每完成一個訂單,吳學斌至少得跑兩趟。“第一趟是量尺寸、選窗框樣式,第二趟才是安裝。”如果安裝的紗窗數量較少,吳學斌會選擇騎電動車,如果是大訂單,他則需要專門開車去。“同一天接的兩個訂單,一個在城東,一個在城西,我還要拎著一些樣品上門,坐公共交通不方便。”

  由于是個體戶,吳學斌在定價上靈活性很大。他告訴記者,費用的高低主要取決于三個因素:紗窗定制的成本、數量以及接單地點的遠近。

  “比如說,我從南五環跑到東五環,只安裝了一兩扇紗窗,這個價格就會定得高一點,可能每扇需要180元。”吳學斌舉例道。如果是數量較大的訂單,他也會選擇薄利多銷,“有時我也會和一些裝修隊合作。如果一次性安裝的紗窗數量多,120元一扇也是可以接受的。”

  吳學斌告訴記者,安裝紗窗的價格走高也與進貨成本的提高有關,“現在北京市區內已經幾乎沒有專門的紗窗制造廠了,都要跑到河北去進貨。”

  而剛裝完紗窗的消費者王先生告訴記者,互聯網上各商家報價不統一,商家間存在無序競爭等行為也導致換紗窗差價較大。

  吳學斌有很多老鄉也在從事這個行業,訂單量大的時候,一個月能賺到上萬元,少的時候收入則要減半。在吳學斌看來,這個行業還是比較適合中青年從事。“現在接單都是用手機,年紀大的人玩不轉,也會覺得把錢交給平臺打廣告不劃算。”

  換鎖工:“干這行的年輕人太少”

  年過半百的袁心三在北京朝陽區一家菜市場里開了一間不到10平方米的店鋪,主要從事配鑰匙、換鎖、修鞋、換電池等便民服務。由于周邊居民區密集,周末的傍晚,袁師傅的店里差不多每10分鐘就有顧客上門。

  袁心三30年前從安徽廬江縣來到北京打工,做過各種活計,最后干起了配鑰匙、換鎖的生意。“北京租房客很多,基本換一個租戶就需要換鎖,生意還挺好。原來我在附近的一家郵局門口開店,當時街上也很容易找到像我這樣的小店。”袁師傅回憶道。但隨著租房成本的上升,這樣的維修店鋪如今基本都藏在菜市場或者老舊居民區里。袁師傅在菜市場租下的店鋪每月租金要5000元,除去其他成本,每個月純收入5000多元。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