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新消費頻道 >> 正文
商家限量發售 炒鞋亂象讓市場和消費者“很受傷”

  不久前,在美國最大的球鞋電商平臺Stock X官網上,李寧為NBA巨星韋德發售了一款限量球鞋。這雙原價只有1000多元的球鞋,在二手市場的價格短時間暴漲到最高4萬元,漲了近40倍。

  如今,不管是在一線城市還是二三線城市,經常能看到在商店門前排隊“搶鞋”的情形。在這些人中,有一些是真正的球鞋愛好者,也有一些是沖著炒鞋來的,也就是我們俗稱的黃牛。

  炒鞋市場是如何火起來的?炒鞋群體現狀如何?《工人日報》記者對此進行了調查。

  由愛好轉變為“生意”

  現在社會上流行這樣一句話:中年人炒股,年輕人炒鞋。

  26歲的趙斌是江西南昌人,在美國加州留學。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鞋販子。在國外留學期間,除了上課,他都在和球鞋打交道。

  在趙斌于美國租住的房子里,囤積著幾百雙熱門球鞋,其中大部分是最近比較火的“AJ ONE”和“YEEZY BOOST”。

  “這雙‘AJ ONE綠腳趾’的發售價是1000多元,被我搶到了,由于是限量發售的,現在二手市場的價格已經到了5000多元,而且很好賣出去。”趙斌說。

  像很多鞋販子一樣,趙斌剛開始也是一名球鞋愛好者,一次賣鞋的經歷讓他發現了球鞋交易中蘊藏的“商機”。

  “我買的第一雙限量球鞋是‘AJ ONE禁穿’,這款鞋是喬丹當年打球穿的,有收藏價值。后來我急需用錢,就想把它賣了,發現這雙2600元購買的球鞋已經漲到了4000多元。”趙斌說。

  排隊搶限量鞋,再炒上高價拋售,是鞋販子們賺錢的主要手段。現在,每當有新鞋發售,趙斌都會花錢雇十幾個人去實體店門口排隊搶購,其中有退休的老人,也有在校學生。他還在國內雇了兩個客服人員專門負責售后服務。“一雙球鞋經常能賺2000多元,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能賺10多萬元。”他說。

  Stock X發布的數據顯示,在2018年球鞋二級市場銷量中,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據了44%的份額,Nike品牌(除AJ)占26%,Adidas品牌占24%。相比發售價的二級市場價格,AJ、Nike、Adidas三大品牌分別溢價59%、58%、25%。

  商家和鞋販子的“默契配合”

  “其實球鞋不只是一雙用來穿的鞋子,它們背后也有歷史和底蘊,我收藏的很多鞋背后都有故事。”北京的劉子濤說,他們這種喜歡收藏球鞋的人行話叫做“Sneakerhead”。“有時為了買一雙鞋,我們會省吃儉用好幾個月把錢省出來,天天盯著網站有沒有貨。”

  記者了解到,除了鞋背后的文化內涵,炒鞋市場的出現與商家的限量發售和明星示范效應不無關系。“有時,明星們上節目穿過的聯名款球鞋,第二天就能漲價1000元。”劉子濤表示。

  國內炒鞋的火熱可以追溯到2015年,這一時期有多名NBA球星來到中國,推動了球鞋文化的傳播。同年,一款名為“毒”的APP問世,起初它只是一個球鞋信息交流平臺,次年增加了交易功能。同時,一些帶有嘻哈文化的綜藝、娛樂節目陸續播出,明星們的時尚穿搭讓一些年輕人熱衷于好看的球鞋。

  與此同時,一些運動品牌屢屢制造營銷噱頭,并通過限量、抽簽發售等方式來刺激球鞋市場繁榮。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