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吳少勛攜勁牌戰略入股青青稞酒:面臨產品老化嚴重

  5月22日,白酒板塊表現不佳,但是,青青稞酒(002646.SZ)股價卻出現異動,最終收于12.81元/股,漲幅超過8%,而這都因為一則午間公告。

  公告顯示,青青稞酒與湖北正涵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湖北正涵”)簽訂了《戰略投資合作框架協議》(下稱“協議”或“戰略投資協議”),湖北正涵擬通過受讓青青稞酒控股股東,即青?;悼萍紀蹲使芾磧邢薰荊ㄏ魯?ldquo;華實投資”)3%的股份,成為青青稞酒的戰略股東,為青青稞酒的健康穩定發展提供支持,并在完成持有3%股份之日起36個月內不進行任何減持。

  青青稞酒方面表示,本次戰略投資合作有助于雙方從產品研發、推廣、營銷、市場拓展、渠道建設、人才培養進行深入合作,為公司引進更多的戰略及業務資源,有利于優化公司股權結構,符合公司的戰略發展需要。

  數據顯示,2018年,青青稞酒實現營業收入約為13.49億元,同比增幅在2%左右;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不到1.08億元,相較于2017年約為-0.94億元,增幅在214%左右,扭虧為盈。

  青青稞酒方面表示,2018年,公司在西北地區實行天佑德品牌產品矩陣,重點聚焦在零售終端渠道,選擇性開發餐飲渠道;在全國其他不同區域市場堅持單一品牌、核心單品模式,積極調配資源確保核心市場得以穩定、持續發展;加速推進小黑青稞酒全國化市場招商布局,小瓶酒市場開拓初顯成效。

  資料顯示,擬戰略入股青青稞酒的湖北正涵,注冊資本為8000萬元,吳少勛持股99%,金牌有限公司(下稱“勁牌公司”)持股1%,換言之,吳少勛是湖北正涵的實際控制人。

  工商信息顯示,吳少勛、吳波和吳曉敏,分別持有勁牌公司99%、0.5%和0.5%股權,也就是說,吳少勛也是勁牌公司的實際控制人。

  據悉,勁牌公司依靠保健酒起家,最為國人熟知的產品就是保健酒“勁酒”,“勁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喲”的廣告語耳熟能詳。

  不過,保健酒市場已經今非昔比了!

  2015年,原國家食品藥品監管總局通報多款保健酒添加偉哥,就連海南椰島都未能幸免于難,這一度讓保健酒行業“萎靡不振”,并讓保健酒的品牌形象“一落千丈”;2018年,鴻茅藥酒虛假廣告事件爆發,更讓保健酒行業“雪上加霜”,嚴重挫傷了消費者的信心。

  業界人士認為,未來國內的保健酒市場依然“有利可圖”,但是,“粗放發展、高速增長”的時代也一去不復返了。

  實際上,為了破解“勁酒一家獨大”的業務困局,勁牌公司曾先后推出參茸勁酒、追風八珍酒等保健酒產品及毛鋪老酒、楓林純谷酒等白酒產品,但均未有明顯起色。

  在尋找新的業績增長點上“屢戰屢敗”,勁牌公司最終選擇“行業內跨界”,推出了毛鋪苦蕎酒,并取得了一定效果。

  在勁牌公司內部的戰略規劃中,也希冀毛鋪苦蕎酒能與勁酒并行,兩條腿走路,承擔勁牌公司“雙百億品牌”的宏偉目標。

  由于勁牌公司并未上市公司,因此,外界無法得知毛鋪苦蕎酒的具體銷售情況,不過,此前有消息稱,2018年,毛鋪苦蕎酒的銷售額突破30億元,而這與百億目標還有著很大的距離。

  “作為白酒行業的明星產品,2018年,國窖1573還未突破百億銷售,所以未來毛鋪苦蕎酒實現百億目標,可以說是非常難的,尤其是在各大白酒企業都在打造明星產品的今天,”一位酒企人士告訴《五谷財經》,背靠A股,口子窖、今世緣古井貢酒成功抓住了白酒行業升級紅利,而未能及時登陸資本市場,讓勁牌公司錯過了更快、更好發展的機會,同時,也面臨著產品老化嚴重的問題,所以勁牌公司一直有意進行資本運作。

  據悉,勁牌公司為了從中國農業發展銀行大冶支行借款,還做了動產抵押,被擔保債權數額2億元,期限從2018年6月4日至2020年6月3日。

  白酒行業分析師蔡學飛認為,資本化對酒企產品線的擴張、多品牌的拓展是有幫助的,沒有資本的助推,勁牌公司明顯錯失了很多機會。同時,勁牌公司雖然對外宣傳不上市,但是實際上是有上市意圖的。此前,勁牌公司與青青稞酒進行過深度合作,并且大量勁酒一線營銷人員進入青青稞酒,有借殼上市的意圖。

  據報道,今年4月底,有投資者追問青青稞酒董事、副總魯水龍,青青稞酒和勁牌公司之間的合作,是否僅限于渠道上?還有沒有更深層的合作?

  當時,魯水龍表示,青青稞酒和勁牌公司在品類、品牌都不是一樣的,面對的消費群體也不完全相同,作為兩家獨立的酒類企業,目前的合作僅僅限于納曲青稞酒項目的合作。

  不過,青青稞酒背后一直都有勁牌公司的影子!

  早在2018年7月,青青稞酒發布公告,同意聘任魯水龍、張芬軍為青青稞酒副總經理,任期自董事會審議通過之日起至第三屆董事會任期屆滿時止(2018年7月11日至2020年3月16日)。

  值得關注的是,被聘任為青青稞酒副總經理的魯水龍、張芬軍,有著相似的工作履歷,且都曾在勁牌公司工作過一段時間。

  “本次戰略入股青青稞酒的公司是湖北正涵,但是,勁牌公司持股湖北正涵,而且,湖北正涵的大股東吳少勛,也是勁牌公司的大股東;同時,作為勁牌公司的昔日干將,即區域營銷總監,又在擔任青青稞酒的副總,這都說明勁牌公司試圖以更大的力量來影響甚至掌控青青稞酒,只不過,采用的方式比較迂回和間接,”上述酒企人士告訴《五谷財經》,從種種跡象來看,勁牌公司有意構建與青青稞酒之間的戰略關系,而不僅僅限于項目合作。

  來源:五谷財經  五谷君

搜索更多: 青青稞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