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好公司頻道 >> 正文
安通控股實控人違規擔保 短期借款超貨幣資金14倍

  國內民營內貿集裝箱物流業領先企業安通控股近期頻頻爆出內控失效。

  先是公司公告實控人郭東澤利用應收賬款和其他應收款,違規支付給自身名下控制的公司,造成占用公司資金累計達24.76億元,直到2019年4月30日才歸還。接著在上交所11連問的壓力下,又爆出未履行內部審批決策程序,違規對外擔保金額合計20.73億,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61.27%,以及內控失效的情況下公司年報財務信息的嚴重失真。

  長江商報記者發現,內控的失效讓公司的財務變得畸形,公司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3648.98萬元,同比減少97.59%,而且公司短期借款超貨幣資金14倍;另一方面,截止去年期末,公司應付票據及賬款和長期應付款兩項合計43.59億元,比去年增加11.73億元。

  更讓人擔憂的是,不僅借殼三年公司股東的業績承諾未完成,而且承諾期剛過公司一季度業績就大幅下滑,扣非凈利潤虧損2046.05萬元,同比降114.21%。

  實控人違規對外擔保超20億

  2018年安通控股實控人郭東澤及關聯方,違規占用公司資金累計24.76億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仍未歸還的本金及利息11.31億元。直至2019年4月30日,占用方才歸還全部占用資金。

  據悉,郭東澤本期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是為了避免股票質押爆倉導致實控權變更,至2018年末控股股東郭東澤及關聯方郭東圣股權質押比例分別為91.48%、89.08%。

  雖然郭東澤及關聯方違規占用公司的資金已經全部歸還,但涉及的違規擔保問題相當嚴重。經核查,在公司未履行相關內部審批決策程序的情況下,存在的違規對外擔保的金額合計20.73億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61.27%。

  根據公司對上交所的回復顯示,從2017年3月1日起,涉及公司違規擔保共發生22次,最大的兩筆金額都為3億元,為郭東澤、長城潤恒借款3億元承擔連帶擔保責任。涉及公司被擔保人次數最多的是泉州一洋集裝箱服務有限公司5次共計2.90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4.67%、海南聯恩物流有限公司4次共計4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11.82%、長城潤恒融資租賃有限公司4次共計5.49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16.24%。

  據天眼查顯示,長城潤恒融資租賃成立時間并不長,注冊資本為10億元,控股股東為仁建投資持股63%,而仁建投資由郭東澤和郭東圣100%持股。

  雖然郭東澤歸還了上市公司資金,但其資金鏈緊張的問題可能仍未得到解決。2019年一季報顯示,公司其他應收款項目由16.57億增加至21.65億,安通控股將這5.08億其他應收款的增長歸集為控股股東資金占用增加。

  經公司自查,上述違規擔保事項并未履行公司董事會或者股東大會審議程序,也未履行用章審批程序,系公司實際控制人、原董事長、原法定代表人郭東澤越權以公司名義簽署,該行為違反《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相關規定。

  安通控股5月9日晚間公告,公司收到通知,獲悉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郭東澤及郭東圣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份被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兩人合計持有安通控股8.08億股,占總股本的54.32%。由于上述兩位股東持有的股份為限售流通股,預計目前對公司的控制權暫不會造成重大影響,也不會對公司的經營管理產生直接影響。

  安通控股于5月17日收到實控人郭東澤的承諾,將在未來1個月內解除因本人違規行為而導致安通控股涉及金額合計20.73億元的違規擔保事項,以及因該事項帶來的相關訴訟、資產凍結等情形,以消除對公司的不良影響。如因上述違規擔保導致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遭受經濟損失,本人承諾賠償相應損失。

  安通控股借殼上市后募資金額陡增

  安通控股歷經兩年,才在2016年10月借殼黑化股份上市。

  黑化股份原是一家擁有數十年歷史的老企業,當時經營業績一直舉步維艱,一直在尋求通過資產重組等方式??親躍?。2016年10月,黑化股份發布公告,宣布公司重大資產重組實施完成,歷時近兩年,安通控股的借殼上市之路終獲成功。

2頁 [1] [2] 下一頁 

搜索更多: 安通控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