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荒野行动更新补偿点券 >> 新零售頻道 >> 正文
阿里“放飛”菜鳥

  “給你們一千億不是說說就算了,要真給我花出去。”面對菜鳥網絡的管理層,馬云擲地有聲。

  2017年9月,阿里巴巴增持菜鳥網絡,股權從47%增加至51%。阿里提出,未來五年繼續投入1000億元,打造一張中國24小時、全球72小時必達的物流網絡。

  第二年菜鳥的全球智慧物流峰會期間,阿里又傳出聲音,要通過這張物流網絡,把中國的物流成本降到5%,幫助中國制造業創造利潤,力撐實體經濟。

  物流是電商的下半身,不僅事關阿里基礎電商,甚至關系著其新零售、全球化等重大戰略的落地。用菜鳥網絡總裁萬霖的話說,物流和商業戰略的配合需要更為緊密,要做到上下半身時刻協同一致。

  菜鳥做了什么?這家公司步入第六個年頭,對中國物流行業生態產生了什么影響?吸引外界關注的,還有阿里、菜鳥對物流行業的一次次不斷加持。

  2019年3月,阿里斥資46.6億元入股申通,間接獲得14.65%的股權。在此之前,阿里已成為百世股東,持股約27.79%,并與云鋒基金共同投資圓通,握有約17%的股份。2018年5月底,阿里巴巴又聯手菜鳥投資中通13.8億美元,持股約10%。至此,“四通一達”只有韻達快遞還沒有接受阿里投資。

  阿里巴巴集團CEO、菜鳥網絡董事長張勇強調,菜鳥一定是做物流網絡,不是做物流公司,技術是菜鳥的核心,菜鳥要做快遞公司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我想對于整個物流產業來講,今天當所有物流要素被充分數字化以后,我們就有可能性對部分局部乃至全局物流要素進行重構,這個重構正在菜鳥網絡推進過程中潛移默化的發生。”張勇說。

  2018年,菜鳥確定了未來五年的戰略方向,即“一橫兩縱”,一橫是做行業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實現物流的數字化、在線化與智能化;兩縱是為新零售供應鏈提供解決方案和全球化。

  看起來,阿里的目標并不是“買”那么簡單。

  “菜鳥俱樂部”

  阿里入股申通前,陳向陽是申通快遞董事長陳德軍的顧問。

  陳向陽向陳德軍建議,阿里先后投資百世、圓通和中通,申通也應該拿一張門票,進入這個俱樂部。在資本的加持下,阿里與中通等已經展開了大規模的技術與業務合作,如果申通與阿里達成資本合作,也可以借助其資源,推進技術整合與升級。

  不得不說,這席話點到了陳德軍心坎上。申通曾經是通達系“老大”,最近幾年被其他幾家趕超,技術相對落后是原因之一。

  陳向陽自信,以他對阿里與菜鳥的了解,雙方合作是有希望的。

  說起來,陳向陽算是快遞行業的老江湖。2005年進入申通,一干就是七年,一直做到副總裁,而且是唯一的副總裁。2012年,申通時任總裁、陳德軍的妹夫奚春陽出走,個人以1.6億元從海航手中買下天天快遞。陳向陽跟隨奚春陽進入天天,任常務副總裁。五年后,天天命運再次轉折,蘇寧物流接盤,陳向陽出任蘇寧物流運營公司副總裁,2018年2月離開。

  十幾年中,陳向陽與阿里交往頗多,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前后。

  一次,陳向陽到國家郵政局開會,一位領導提到,當時日本快遞行業電子商務快件占到百分之六十多,美國也有百分之五十以上。陳向陽聽得一頭霧水,連什么是電子商務件都沒搞清楚?;氐焦?,陳向陽在網上尋找蛛絲馬跡,同事幫忙翻譯了一些文章,才大概理出一點頭緒。

  陳向陽告訴「藍洞商業」,阿里當時主要做B2B,跟快遞公司關系不大,但淘寶是B2C,雖然很小,但未來很可能是趨勢,有必要聯系上。他帶人趕往杭州,當時的淘寶副總裁出面接待,但淘寶物流團隊在北京,陳向陽折向北京。這時,陳向陽才知道,淘寶曾有人登門拜訪尋求合作,但因為業務量太小,被申通的人轟出來了。

  這已經成為笑談,并不影響合作。很快,雙方達成協議,申通與淘寶系統對接,實現物流詳情共享。此后,雙方可謂相互成就,申通成為當時通達系中份額最大者。

  2015年,菜鳥推出裹裹項目,C端用戶可以在線叫快遞,一個重要功能是一鍵退換貨。菜鳥裹裹要求快遞員兩小時內必須上門取件,一開始單量小,快遞公司還得為此調整操作流程和規范,很多公司不愿意干。彼時,陳向陽在天天快遞做常務副總裁,天天是少數第一批接入裹裹的快遞公司,業務效果不錯。

  多年交道打下來,陳向陽與阿里關系熟絡。當年阿里就與申通合作很好,淘寶能起來申通做了很大貢獻,雙方沒有障礙。最終,塵埃落定,阿里46.6億元入股申通。一個月后,陳向陽出任申通總裁。

  據陳向陽描述,申通與阿里合作的突破點在技術,申通希望通過菜鳥的技術改變申通,當前申通整個運營流程70%是線下操作,如果與菜鳥合作,線上化率有望達到80%,并在此基礎上實現大幅度的降本增效。

  站在阿里的角度,申通并不是其投資的第一家快遞公司,事實上除了通達系快遞公司,阿里以及菜鳥投資了不少其他物流公司。比如大件物流的日日順,供應鏈物流有心怡科技、快倉等,末端物流速遞易、萬象物流、晟邦物流,還有即時物流點我達等,甚至還包括跨境物流遞四方。

  “這些肯定不是簡單的財務投資。”阿里方面相關人士說,菜鳥要構建一張物流骨干網,這張網上一定是有倉、有配、有快遞公司,包括一些技術類的傳感器、機器人公司,構建這張網涉及到的關鍵場景、關鍵應用,阿里都可能投。構建這張物流網,需要很多技術投入和深入合作,不投資就像上下游、甲乙方,通過投資相互鎖定,更容易推進。

  對于阿里投資,中通快遞董事局副主席賴建法接受「藍洞商業」采訪時坦言,投資就是一種信任,從關系上看雙方更像一家人了。從業務上看,投與不投跟合作本身并沒有太大關系。投資是2018年的事情,但雙方合作是多年來一直持續的。阿里最早投了百世,也投了圓通,給他們有什么傾斜?平臺上的東西,是沒有傾斜的。

  陳向陽的觀點是,合作這么多年,三通一達加百世跟菜鳥建立起一種信任關系。申通不是第一家被投資的快遞公司,其他幾家業務正常合作,沒有任何問題。申通的合作在技術層面更深入:致力于客戶體驗度改良和成本下降,并在此基礎更好地服務于全社會。“這個好像對其他電商來講沒有絲毫的損壞。在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更重要,拿申通來說,技術落后肯定要與技術強大的合作。”

  一個意外節點

  陳向陽的想法不無依據。

  2014年,菜鳥提出三網:地網負責線下倉庫、快遞、物流、落地配、境外倉庫等基礎建設;天網是信息化手段打通菜鳥各個環節,一份數據走遍天下;人網是面向用戶,提供菜鳥驛站、菜鳥裹裹等服務體系。

  菜鳥要與合作伙伴共同搭建三網,菜鳥主要做平臺,用技術與數據打通相關環節,提升整體物流效率,降低成本。

  這一個多條線同時展開的復雜工程。菜鳥創始團隊不會想到,電子面單的推廣項目成為改變中國快遞行業的一個關鍵節點。

  2014年,幾個菜鳥小二聚在一起,討論到底能做什么,有人提出商家發貨痛點太多,不同快遞公司有不同系統,要分別連接多臺針式打印機,阿里能否做一個系統,一邊連接幾百萬家商戶,一邊連接各家快遞公司,這樣既可降低成本,又可提高效率。經過研究,這個任務落在電子面單身上。

  其實,當時電子面單算不上什么新鮮事,多家快遞公司都有。但痛點是,沒有任何一方有實力制定統一標準。沒有統一標準,商家需面對混亂的ISV體系和服務商。菜鳥出面,推動統一標準與流程的制定、集中對接,快遞公司口頭同意,但是遲遲無法落地。

  賴建法回憶,中通推過自己的電子面單,進度緩慢不說,內部還有不少反對意見,認為存在風險。中通CTO朱晶熙接受「藍洞商業」采訪時說,當時中通內部兩種聲音相互對抗,一種認為手寫快遞單早已成為用戶習慣,不用更改,另一種認為電子面單代表未來,是趨勢。

  最讓快遞公司擔心的是,統一電子面單主導權掌握在誰手里,如果菜鳥集中發號施令,會不會抽傭金,快遞公司會不會淪為“低端勞動力”。直到有一天,時任菜鳥COO童文紅把通達公司老板約到杭州太極禪苑喝茶,才搞清癥結所在。菜鳥保證只提供產品工具,單號還是由快遞公司發。

  疑慮打消后,中通董事長賴梅松親自拍板,使用電子面單的商家每單補貼兩毛。2015年,中通電子面單使用率不到10%,第二年就超過90%。賴建法認為,這個決定對中通搶占市場、提升業務量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菜鳥電子面單的意義不止于此,賴建法稱就像打通了物流的“任督二脈”,自動分揀設備、智能分單、智慧物流也因此發展起來。原因很簡單,電子面單統一了各種數據標準,后續流程被前置,訂單生成時快遞路徑已規劃出來,分揀與配送也可以提前安排。數字信息化也為中通之后的降本提效打下基礎。

  “沒有電子面單,其他快遞覺得離順豐很遠,沒有辦法去挑戰,但現在中通電子面單率比順豐高出很多,有了更多想象空間。”朱晶熙說。

  中通試水之后,電子面單快速在通達系快遞公司中被應用。在菜鳥電子面單帶動下,中國快遞業進入數字化快車道,全網實現大型分撥中心全自動化分揀,智能分單應運而生,全網攬簽時效從平均4天提速到2.5天。

  此外,菜鳥還不斷向外輸出技術能力,比如與快遞、物流公司合作的天眼項目,在分撥中心、網點攝像頭基礎上,利用邊緣計算、AI等技術,自動識別卸車、裝車作業是否正常進行,場站內堆積度是否飽和,通道有沒有被堵塞。

  當初通達系略有遲疑的裹裹也成為新的業務增長點,幾家快遞公司都主動在全網發布通知,要求快遞員在線下推廣裹裹。

2頁 [1] [2] 下一頁 

關注公號:redshcom  關注更多: 菜鳥